2015/01/28 - - 0 則迴響

我喜欢听她说话

喜欢她的故事

有点像江暖的《隔壁房间的性感》

静静的听着

不做过多的评论

从前,有个小姑娘,虽然一直都有些小叛逆,但却很听话,直到某一天,她的同学出现了呢,可那时的她以为她还是一样,选择了相信她,结果她逃学了,逃了一个礼拜,不是不想回家,是不敢回家,最后被爸妈找到,带回家,却不闻不问,唯一关心的是她为什么没有上学,她好希望他们关心吓她,可是没有,家里还是一样没完没了的争吵,

 

直到她回家后的一个星期,她失学了,她选择自己离开学校,因为逃学期间发生的事让她觉得无地自容,所以离开了,回到家里一如既往,叫她向东她不能向西,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出门了,却因为水土原因被送回家里了,结果不用想,又挨了一顿批评,

 

直到中秋节的到来,邻家小妹带她出门了呢,她第一次出门打工,满心欢喜的做着300元一个月的工作,有好的同事,可好景不长,还没一个月,店垮了,她失业了,

 

可她抱着一颗坚强的心,换了另一份工作,可是大家都嫌弃她,因为她才15岁,甚至连身高的只有150,

 

年幼的心被排斥,自然也就没能做多久,又继续换了工作,她愿意打电话回家,因为她觉得自己很坚强,可以养活自己。

 

就这样,换到了酒吧工作,却又因为回之前同事那里玩的时候把手切了,老板就拿她年龄小作为借口把她炒了

 

她不停的在同一个地方换着不同老板却是同一个工作的酒吧里,反复几个月,却因为相信不个不该相信的同事,他把自己带出去的所有行李全扔了。

 

直到她遇到最后一个酒吧老板的时候,她满心欢喜觉得她是好人,在认识她们的后半月里,她们带她去了舞厅,她很熟悉也很陌生的地方。

 

回来的第二个夜晚,她认识一个男的,并且也被成功骗了出去,呵呵,那是她失去第二次吧,从那时开始她都觉得对生活没什么好计较的了,或许是命,却结果在某一天生病了,感觉自己就像要死了一般,浑身跟火烧似的,却很冷,冷的失去知觉,天亮醒来却跟没事人一样,第二天她又去酒吧了,却改变了她未来的所有,她遇到一个人,或许她还不知道世上有坏人的纯在吧,自身原因,她选择了相信他,那天夜里,他把她带到了女人很多的地方,他想和她上床,她没办法拒绝,可就在无力制止的时候,她犯病了,自然也有逃过被上的一劫,

 

可时间哪有那么好的事,她病得很严重,盖了三床被子,浑身跟火烧似的,还是被冷得蜷缩成团,她很痛,一直哭,哭到睡着,第二天另外一个男人很好心,带她去医院了,可医生说没什么问题,那个男人还很好的给她买了新衣服,新裙子,她很满足,她觉得他对她很好,很想报恩,所以她留了下来,直到三天后,她被叫上楼了,床上却躺在一个陌生男人

 

可时间哪有那么好的事,她病得很严重,盖了三床被子,浑身跟火烧似的,还是被冷得蜷缩成团,她很痛,一直哭,哭到睡着,第二天另外一个男人很好心,带她去医院了,可医生说没什么问题,那个男人还很好的给她买了新衣服,新裙子,她很满足,她觉得他对她很好,很想报恩,所以她留了下来,直到三天后,她被叫上楼了,床上却躺在一个陌生男人

 

直到某一天,她甚至连这样的流浪她的腻了,所以她选择了放弃猪朋狗友,自己离开了,远走他乡。

 

可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很坏阿,心态不曾改变过,就算她在工厂老实上班,她也逃不过现实的诱惑,即便她已经不在黑夜里留连,她一样凭她所想干着那些觉得理所当然的事,

 

出门那么多年,她甚至都没有爱过谁,包括她自己,所以被她伤害的人很多吧,
来年的某一天,她回家了,看到了同学,无法自拔的陷入一个微笑里,她想尽办法接近了,只为了一张笑脸,可在家的欢笑怎么比上外面的现实,他最终带她出门了,可没坚持多久,她却受不了他的幼稚分手了

 

在这其中,出现了一位傻子,一个对她很好的傻子,每天早餐,宵夜,零食,甚至连男人最讨厌女人抽的烟他都给她买回来了,呵呵,你说他傻不傻,

 

他明明知道,她是受伤了,才会躲进他的怀抱,可他没有拒绝她反而还是一如既往,某一天,她因为玩游戏烦别人来找她,她向老板打小报告了,他却来训她了,她很难过,瞬间让她又觉得男人都是一个德行,她就像满血复活似的,不再对他友好了,甚至躲开他的怀抱,

 

甚至连一个眼神都在回避着他,后来他离开了呢,她没有躲避的地方,因为他不知道,没有他的怀抱的时候,某些人连半夜都能翻墙到别人房间里,她能说厌恶吗?还是该笑话现实就是如此,她也离开了,去了很远的地方见了网友

 

因为她没有脸面回到那个理所当然的怀抱。也不能再回到那张纯情笑脸的身边,感觉一切都回不去了,

 

所以她还是选择了网络,她网恋了,好几次,呵呵,却在某一次选择了嫁给一个仅在一起相处三个月的网友。她只想早点给父母一个交代,也给自己一个交代

 

可那个傻姑娘,却总想着在自己受伤之后,还是有那么一个人张开双臂,期待她回归,可那傻子却不知道,她会满血复活,又会离开他,可他好像做得甘心情愿似的,永远都会笑着对我讲,只要你敢,陪你放肆一回又何妨。呵呵。!

 

可她还是选择再次伤害过他,她明明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结果,或许连他也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吧,可他好像毫无怨念似的,她每次总笑着对他讲,赶紧找个女朋友吧,老大不小了,

 

可她好害怕,害怕在她受伤之后,再也没人为她张开双臂,她只能如同曾经,独自蜷缩舔着伤口。

 

在一个不懂事的阶段,自以为成熟了,跨入另一个不懂事的阶段,直到最后她才发现她最想要的是什么,可好像一切都来不及了。

士多啤梨